根治论文抄袭,不能靠“自律”,必须靠法律

日期:2016-09-15 09:40:47编辑作者:申博亚洲

我们在上学、工作的过程中,免不了要写论文。一篇论文从选题、开题到写作、修改、答辩,没有几个月乃至一两年的时间是搞不定的。如果有人能够两天搞定一篇论文,还把这个速度保持了五年,你会觉得他是神呢,还是傻呢?

最近就出了这么一个人,在五年时间里发表800多篇文章,绝大多数都是有一定深度的论文。不仅如此,这800篇论文涵盖了现代物流、产业经济学、企业管理学、美学理论、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心理学、电影戏剧、印刷技术、影视娱乐和魔兽世界等诸多领域,作者才学之全面令人发指。这种论文“全才”的诞生,很值得探讨一番。

 

根治论文抄袭,不能靠“自律”,必须靠法律

 

一、“全才”董鹏:5年发表800篇论文,平均两天一篇,速度堪比网络小说大神

这个论文全才叫董鹏,从2011年开始了到处发表论文的生活,直到2016年东窗事发。这5年时间,他在100多种学术期刊上发表了800多篇文章,短则几千字,长则数万字,平均两三天就能“写”一篇。

发表篇数这么多,涉及领域这么广,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把这种行为归结到两个字——抄袭。公允地说,他抄得还是很勤奋的,毕竟五年如一日,每天抄几千字上万字,每篇跟每篇的内容相差这么大,上学时超过作业的小伙伴们都明白,这个工作量还是极大的。

董鹏在发表这一系列文章时,变换了多重身份,仅常用的就有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AIP集团、卡斯塔集团、通达管理咨询公司、顺达管理咨询公司、益达管理咨询公司、中益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等等,职务则包括了首席战略研究员、首席顾问、企业主管等。

然而,这么明显的抄袭在五年之中都没有人揭穿,他本人反而“久抄成家”,因为发的文章特别多,真的被一些地方当成了专家。今年5月,《中国自动识别》杂志对董鹏进行报道,文章称其为物流专家、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等。

直到今年,一位72岁的老教授徐剑华发现,董鹏发表的一篇四五千字的文章中,有1300多字与自己去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的文字完全一样。在徐剑华教授的努力下,董鹏的抄袭劣迹才被揭穿。

抄袭之事败露后,董鹏倒也坦承,直接说出了一切真相:他没上过大学,之前号称的西北大学自动化专业博士是编出来的。确实在卡莱公司上过班,但没当过主管等,只是跟单员。卡斯塔集团、AIP集团、卡莱(梅州)橡胶制品有限公司等都是伪造的。至于很多论文中的合作者,从名字到职务都是乱写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完全无利可图的事,他做了是为什么?这么假到离谱的抄袭过程,为什么在五年之内逃过了100多家学术期刊的眼睛?

 

根治论文抄袭,不能靠“自律”,必须靠法律

 

二、“全才”的孕育机构:所谓学术期刊,很多不过是卖“摊位”的自由市场

还是看看董鹏自己怎么说吧。在接受某家媒体采访时,他如此解释为何对发论文“上瘾”:“最开始发论文时,我只是希望提高一下自己的知名度。但没想到很快就走偏了。自古名利不分家嘛,我原本以为有了知名度就可以找个好点的工作。刚开始我还给一些杂志社交了版面费。最近一两年名气大了,就不用交版面费了。大多数学术期刊实际上是没稿费的。”

上文说过,董鹏的实际工作是一名跟单员,后来又失业,想通过发论文的手段“出名”,以便找工作。他抄袭的做法当然应该唾弃,但必须说这种想法合乎常理的。然而他这段话里透露出另外两个信息,就有点意思了。这两个信息,一是“大多数学术期刊没稿费”,二是“给一些杂志社交了版面费”。

对熟悉学术期刊运营内幕的人来讲,这两条算不上什么新闻。但如果事先对此不了解,你肯定会觉得于情于理说不通:我费半天劲写篇论文,你们杂志拿来发,一分钱不给我?不光不给,我还反倒要给你钱,求着你给我发?这成何体统!

然而,这就是当下学术市场的现状。董鹏在学术上是个骗子不假,但他跟上百家学术期刊都打过交道,对期刊界的了解不是我们一般人能比的,因此,他对学术期刊的评论也基本是可信的。事实上,的确如董鹏所说,大部分学术期刊是要收取版面费的,这就是当下国内学术期刊的现状。

收版面费的情况有多普遍呢?普遍到很多网站都有个内容近似的帖子,名字大概叫《那些免版面费的学术期刊》,由网友群策群力,专门搜集那些不收取版面费,甚至可能还给点稿费的杂志。一旦有这样的学术期刊,大家就会如获至宝,纷纷对提供信息的那位网友点赞……

学术期刊版面费已从潜规则变成明规则,这主要是文凭、职称与市场脱节的结果:一方面,我国每年授予大量学士、硕士、博士等学位,每个学位都至少要发一篇论文(硕士、博士更多,除毕业论文外还有硬性的文章发表规定),各级职称的评定也需要发大量论文,这就造成了全国范围内极大的发文需求,也就造就了多如牛毛的学术期刊;而另一方面,这些期刊又几乎完全没有市场化的可能,除了专业极对口的人外,估计也就是哪期发了我的文章,我才会去买来收藏。

虽然市场上无人问津,但群众们发文的需求还是如汪洋般浩瀚的。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6年国民经济和调查公布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在校研究生191.1万人。如果这些人每人每年发表一篇论文,就有将近200万篇/年的发文需求。而全国杂志总共在一万种左右,其中约一半(5000家)是学术期刊,绝大多数是双月刊,即每年6期,每期可刊发30篇文章左右。那全国学术期刊每年理论上的发文极限就是5000x6x30=90万篇。显然,这离200万篇的需求还差不少。而200万也只是在校研究生的发文需求数,还有大量的教师,以及需要评职称的企业职工、医生、工程师……僧多粥少的现实,短期内难以改变。

既然没有市场化的需求,又有那么大的发文需求,那“羊毛出在羊身上”,让发文者来“供养”学术杂志,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这也造成了学术期刊逐渐沦为卖“摊位”的自由市场,甚至为每个摊位明码标价,把手中的发文资质彻底变成了牟利的工具。

可以说,论文发表量与学位、职称一天不脱钩,“版面费”这种奇葩产物就一天不会灭绝。

 

根治论文抄袭,不能靠“自律”,必须靠法律

 

三、纸糊的监管系统,需要的不是“自律”,而是法律

在当下这种学位、职称评定框架下,“版面费”是能被各方接受的一种折中方案。但董鹏这种论文“全才”的诞生,则又是另一个问题,因为它不仅仅涉及学术期刊收费的问题,而是其中有不作为,甚至是渎职的行为。为什么这么说呢?

看看72岁的徐剑华教授是怎么发现自己文章被抄袭的吧。今年1月,他发现这个叫董鹏的人,将去年自己在《中国船检》杂志上发表的一篇名为《大船功过谁与评说》的论文,改为《集装箱船大型化是与非》、《集装箱大型化的幕后推手与发展趋势》等名,先后发表在《中国港口》《中国对外贸易》等至少5种以上专业期刊。这些抄袭文章中,部分为董鹏独立署名,部分为董鹏、胡培新、季伟等联合署名。徐教授表示,“经比对,董鹏所发表的文章,分别有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篇幅与我的文章雷同。”

一个年逾古稀的老人,通过网络的搜索,就可以查到五篇雷同文章,这说明查询的难度并不大,董鹏的抄袭方法也很低劣,很容易识别。在接到徐教授举报后,《成都商报》的记者在准备采访素材时,仅通过中国知网的检索,即找到50余篇由董鹏、胡培新联合署名的文章。

那位记者后来又通过不同的查询组合,查到了如下数据:“其中以‘董鹏+卡莱公司’为关键词在中国知网上检索,自2011年来,董鹏发表论文达681篇;以‘董鹏+卡斯塔集团’检索有90余篇;以‘董鹏+AIP集团’检索有50余篇……”

无论是对互联网的操作并不熟悉的老人,还是并无学术背景的记者,都可以通过网络查询来轻易找到破绽。事实上,像知网这样的论文检索平台,涵盖了全国超过90%的学术期刊,每个写论文的学生都知道在里边查资料。各学术期刊编辑们都是自己领域的专家,如果他们用心,是不可能查不出论文问题的。

一方面是错漏百出的低劣抄袭方法,另一方面是便捷的查询平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让骗子逍遥五年,发了800多篇文章,最后揭穿这个骗局的还是被抄袭者,而非杂志编辑。那只能说明两点:1. 要么是编辑们装傻,知道是抄袭,但只要钱给到位,我照发不误;2. 要么是编辑们太懒,对投来的稿件不做基本的背景核查。无论是哪点,都是很严重的渎职行为。

这种现象早已不罕见,学界通常将其与抄袭并列,都定性为“学风不正”。2015年,中国论文在国外经历了三次被撤稿事件,几十篇来源中国的论文被查出明显作假痕迹而被撤回。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曾在“学术道德与学风建设论坛上”公开痛斥:“今年以来发生的撤稿事件,在国际学术界,给我国学术界的声誉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再次表明我国学术界仍然面临着学风浮躁、学术失范的严峻挑战。”

韩主席的这个发言,如果说得不好听点,是一句有用的废话。在国际上爆出抄袭事件,当然“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但如果从这些事中,只得到了“学风浮躁、学术失范”这样的结论,其实是治标不治本的。

学术期刊如果想查出文章是否抄袭,是很容易的事,在这种情况下仍然大面积刊发有严重抄袭嫌疑的文章,这基本等同于知法犯法。这种时候再以“学风不正”、“缺乏学术道德”这种话来定论,而且定论之后都没有有效的措施防止再犯,那这种定论,实际上是一种纵容。

在“自律”已经不足以约束渎职行为的时候,就该法律出马了。刊发抄袭论文,说到底也是为了挣钱。如果用法律手段堵住了财路,刊物自然会开始自律。抄袭行为一经查实,刊发抄袭文章的刊物也应该受到处罚,轻则罚款,重则停刊整顿。停一期刊,就是少一笔收入,只有让违规者肉疼,才是对守法者的公平。

结语:

论文抄袭问题由来已久,一直无法根治,实在是抄袭的成本太低,各方获取的利益又太高,非法律强行介入不能解决。这时我们有必要回忆一下马克思他老人家在《资本论》中的名言:“如果有10%的利润,资本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资本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资本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所以,你还指望“自律”能有什么用吗?

相关文章

评职称提交论文拟不再“一刀切”

继在职称评审中取消对计算机和外语的硬性要求之后,对发表论文的硬性要求是否也将被弱化成为下一个关注点。在第十四届人代会第五次会议上, ..

发布日期:2017-01-17 详细>>

http://www.jinyuankj.com/lunwen/20161109/247.html

申博亚洲计算机系师生在顶级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

11月4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高性能所师生在美国佐治亚州萨瓦纳举行的顶级国际会议操作系统设计与实现大会(USENIX Operating System Desig ..

发布日期:2016-11-09 详细>>

黑龙江省农科院:论文写在大地上成果留在农民家

在2012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里,有这样一段话:鼓励高等学校、科研院所建立农业试验示范基地,推行专家大院、校市联建、院县共建等服务模式。这 ..

发布日期:2016-08-29 详细>>

http://www.jinyuankj.com/lunwen/20161024/208.html

第四届国际棋文化峰会杭州举行 王晓晖获得论文二等奖

10月22-23日,第四届中国杭州国际棋文化峰会在中国棋院杭州分院(天元大厦)举行。  国际棋文化峰于2013年开始举办,今年已是第四届。棋 ..

发布日期:2016-10-24 详细>>

申博亚洲:赤壁市蒲纺老年学学会提交8篇论文 获评优秀论文

近日,从中国老年学学会成立30周年学术活动现场传来喜讯,经中国老年学学会组织专家评审,蒲纺老年学学会提交的8篇论文被评为优秀论文。  ..

发布日期:2016-09-16 详细>>